影片 【大家叫我做「保育人士」,其實我是「民主人士」】

民主自決集氣大會 朱凱迪發言全文

我叫朱凱迪。從台下走到台上的路,其實很長很長。

11年前,正值香港討論「雙普選」之時,大家問心,當時覺得「07、08雙普選」能否成事?議題從 07、08 開始講起,時間表一直押後。2005年,我心裡有個問題,泛民只討論「雙普選」,政治制度卻被中共制肘,香港的其他議題,又如何是好?

社會其實還有很多問題:我見到市區重建清拆舊樓,令社區消失殆盡,但有泛民主派議員身任市建區董事;我見到香港歷史建築被清拆,但民主派議員無動於衷。除了普選以外,其他的問題和意識,仿佛都不重要。

【要有議會以外的民主實踐】

就像雨傘運動的「素人」一樣,當時我很想為香港做一件事。當年未有人有敢論及「民主自決」,但誰不想自決命運?香港前途,應由自己決定。當我決心要決定自己命運,正值天星皇后面臨拆毀,那是2006年12月某日。我看見地盤閘門有道狹縫,我問自己,如果我不願做退縮的香港人,我有否勇氣衝入地盤?當我決定與朋友衝到推土機那刻,就是我自決的時刻。

我的勇氣不只為了自己,而是源於要與香港人一起,決定城市的前途。那時我好興奮,發現原來我們可以自己決定城市的前途,但同時也感沮喪,因為我們自知沒取勝的可能,因為我發覺自己連碼頭的石頭的前途也無能力決定。

那時我發現,香港有長時間的殖民地歷史,加上北京一直是殖民主,延續殖民地統治。殖民地統治就是:市民只需做鵪鶉、做順民、做經濟動物,不需自己有權決定命運,這就是殖民地。在天星碼頭,我發現自己在殖民地長大,而我們不該為殖民地歷史感到自豪與光榮。到了現在,北京也是用這種手法去束綁我們每一個人。這是我11年前的發現。

行出第一步後,他們開始叫我做「保育人士」,但其實我是「民主人士」。我想告訴香港人,我們不是只能投票,將議員送入議會。面對他們對社會議題毫無建樹、面對區議會失效、立法會議席未能過半,我不認為這就達到民主。城市很多部分,都應由我們決定。政府隨意賣地,是誰批准的?金管局拿幾千億去投資,又得到誰人容許?為何這些東西不能有民主、不能由我們決定?我是「民主人士」,我不是「保育人士」。

【擺脫牢固而不自覺的鎖鏈】

然後我做了好多年「保育人士」, 當年我輩未有勇氣說出口的話,到了雨傘運動,終於有所改變。如果說我們是殖民地的人,滿身被殖民意識鎖鏈綁住,最大的那條鎖鏈,就是你有沒有勇氣不跟隨基本法、不跟隨一國兩制、不跟隨北京的指令去找尋香港的出路。去到雨傘運動,開始有人有勇氣了。在這裏我要說個秘密,大家有否印象學聯在金鐘有個招牌,招牌上寫著「命運自主」?當時我們有個討論,到底招牌上的字,應是「命運自主」還是「命運自決」?我們一直都在慢慢向前行,到了2014年,我們的學生經已成為社會政治的先鋒,但他們還未說這個字。後來,經歷雨傘運動,使我們更有勇氣,掙脫那個枷鎖。到了現在,我們是否有勇氣告訴北京,我們要決定自己的前途?

我很感激大家、很感激香港人,因為我11年前不夠勇氣。我要感激一班年青人,感激一班有勇氣衝入公民廣場的朋友,因為他們幫我解脫了身上最大的鎖鏈,我想跟大家一起掙脫鎖鏈。有時,我們並不自覺那些鎖鏈綁在身上,令我們不明白很多時候其實都是身不由己。但有了雨傘運動,香港民主運動才能踏上新台階,這個台階的核心意義,就是香港人可以決定自己命運。若然我們想深化這個簡單信息,就如剛才小麗老師所言,那麼我們就不止於決定我們的政治制度或香港的政治前途,我們同時間要望向社會,望向我們的經濟、我們的環境,我們要去決定這些環節。若然我們輕易被財主和地主有地就隨便傾倒泥頭、隨便將美國的電子垃圾帶來香港,即使我們能夠投票選特首,都解決不了這些問題。皆因我們的環境、我們安身立命的地方,都已經被人污染。

【真切走進由下而上的社區】

第二個問題,當我們解放了自己,我們如何能夠重新有力量,令我們在新的綱領下,可以比以往的三十年走得更好?這是關鍵的問題。我們要問,老一輩的人以往三十年除了投票選擇泛民、六四七一上街,大家在香港民主運動道路上付出了多少?或者換一個方式去問,民主運動的組織者,到底提供了多少機會給香港人,帶領他們除了投票和參與遊行外有更多民主實踐,有更多民主參與,去令到我們有由下而上的力量?我們要告訴當權者,我們能夠由最微小的地方,有力量去決定香港這個地方。

今日大家見到我的團隊,應該是三個團隊中最有特色。我叫大家穿白色衫,但他們都很有個性,結果五顏六色。這個有個性的團隊,是佔領運動啟發了我「自己乜乜自己救」的精神。當我們說「自己乜乜自己救」時,我們要有更多走出來的部分。例如團隊中的戚師傅,工作不止於派傳單,他在香港不同社區舉辦環保木工班,教育市民不要浪費卡板,參與木工班能夠將垃圾變成有用的東西,然後他再告訴市民:其實你由這一步開始,已經參與了民主運動,你已經投身自決運動。由木工班開始,就是「自己卡板自己救」,你正在自己決定香港的環保政策可以怎樣走。

另一位是在東涌的阿彬,逸東邨有個居民自救小組,用作打破領展壟斷。阿彬在逸東邨,一個人結識了五六十個街坊,那五六十個人不是派單張而已,他們願意站出來為了逸東邨奮鬥。他們告訴香港人,住在屋邨的人,不是鵪鶉、不是房屋署的奴隸、不是領展的奴隸。一個人可以帶動五六十個人站出來,自己屋邨自己救。我希望在我的選戰裏,可以告訴香港人這一份精神。我們能夠在自己的地方、仔女的學校、工作的地方,由下而上一直累積香港民主運動的力量。

【民主自決終將成為最大的力量】

有一個正確的綱領,也要有新的方法,行到了這一步是毫不簡單的。剛才兩位提到,很多人還是不明白民主自決的概念,這是很難馬上明白的道理。今日剛公佈的民調,我們三人是什麼環境?我們三人就是「好環境」。因為我們很清楚自己的起點,十分微小,但我們肯定這條道路是正確的。即使我們的起點很小,我們未來定會成為香港民主運動最大的力量。

抱著這種信念,今天我們就由最細微做起,我也將這個任務交與大家,未來的一個半月,眾志、小麗、新西朱凱迪團隊,我們一起令這信念由現在的三百人,擴展成對香港一個很重要的團隊。打好這一場9月的選戰,在未來我們都會繼續下去,在這民主自決的道路上跟大家一起奮鬥。加油!多謝大家!

‪#‎聽到眼濕濕‬ ‪#‎等緊你地加入‬
______________
Telegram頻道:https://telegram.me/chu_hoi_dick
我要做戰友:https://goo.gl/wlVQgV
Instagram:chuhoidic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