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芳街站:朱凱廸三問何君堯】

14191903_1101062309959692_6887647507850377538_n

何君堯在電視論壇面對提問,黑面甚或冷笑回應,於是朱凱廸再次把握機會,問他官商鄉黑的問題。

【第一問:鄉委會主席是否應民主投票?】

朱凱廸:要真正代表到新界人的聲音,無辦法再用委任制或間接選舉的方式。律師,你都做過屯門鄉委會主席。當年都是村長互選,對不對?
何君堯:不是互選,首先是有民意基礎,村長經過村代表選舉選出。香港勝在有好的制度承傳,但在過程中經過時間會慢慢修正和改善…
朱凱廸:律師,舉個例子。鄉委會選舉很容易貪污舞弊,幾年前有個人叫簡炳墀,他和候志強爭做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就出現貪腐的情況。鄉事委員會主席選舉應該以直接選舉取代間接選舉,村民、每一個住村的人其實都應該有權投票,那麼主席的聲望和民意基礎都會比現在好,何君堯,你同不同意?
何君堯:你問我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我認同是有改善空間,但…未必一定是直選,可能有事情需要改善,不是直選就 ok。你知不知道…(遊花園)…(遊花園)…
朱凱廸:現在想問你,你是否贊成鄉事委員會主席由直選產生?
何君堯:(終於回答)我不認為直選是一個好的辦法。

【第二問:為何你接受「新界太平紳士」委任?】

朱凱廸:鄉議局的「新界太平紳士」委任制度其實同樣非常有問題,你剛被林鄭委任為「新界太平紳士」,就可直接成為鄉議局的當然執行委員,有些人到現在,到九十幾歲都還在做。我們住新界,就很不滿意,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機構還出現終身委任制,是絕對荒謬的。立法會、行政會議也不會有終身委任制。你贊不贊成要取消終身委任制的委任?
何君堯:你說得很好,我贊同,有些事情我認為不應有終身委任制。
朱凱廸:你為何要接受終身委任制的委任?
何君堯:兩件事要分開談。我被委任是因為我想以我的年紀、才智和經驗進去作出改變。任何不公平的制度,我們都應勇於爭取去改善。如果你認為我的太平紳士委任有勾結,我希望年青人不會這樣想,可能我進去後,對整個系統有幫助、有改善呢?
朱凱廸:無可能的,你做了就是終身制的,沒有人能改動你的位置,你怎會去「爭取」取消自己的權力呢?沒可能的。

【第三問:丁屋生意是25億的大生意,你說對不對?】

朱凱廸:套丁大家都很關心,套丁是一盤25億的地產大生意。
何君堯質問:25億是怎樣計出來的?
朱凱廸:現在1000幢丁屋中,有500個單位,即時做補地價,而當中大部分是套丁項目。一個單位起碼謀利500萬。
何君堯怒斥:你有沒有搞錯,你有沒有讀書的?500萬是怎樣計出來的?一間丁屋現在才是1000多萬……
朱凱廸:所以就是謀利500萬。
何君堯:一間丁屋謀利500萬,你說500間丁屋對嗎?
朱凱廸:對,所以500萬x500間丁屋,就是25億。
何君堯:……是,是。
朱凱廸:我就是說,丁屋這個生意很大,你支持套丁,整個套丁的行業其實就是鄉紳大地主,因為他們控制了丁地。你現在支持套丁,即是支持大地主和大鄉紳!我當然支持房屋供應,但我們不能讓鄉紳大地主壟斷丁屋的土地用以謀取暴利。
何君堯:這是沒有問題的。
朱凱廸:現在鄉紳地主是利用政府的政策做一個大型的丁屋生意,謀利自肥。

-----

朱凱廸分別就「直選鄉委會」、「取消鄉議局終身委任制」和「套丁問題」質詢何君堯,雖然何君堯裝出一副開明樣子,不斷表示制度可以完善,但他其實是反對直選鄉委會主席,況且他作為「西環契仔」,受北京力捧,在新界和立法會,皆有其政治任務,也沒可能透過終身委任制進入鄉議局會取消終身委任制,自己爭取消除自己特權。最後何君堯更認為鄉紳地主利用政府的丁屋政策,謀取暴利並沒問題。

朱凱廸進入議會,就是要打破這種北京、地產商、鄉紳、江湖猛人勾結的「官商鄉黑」政治架構,主張鄉委會直選,改革鄉議局,反對「套丁」非刑事化。朱凱廸將不懼惡勢力,繼續挑戰這種權力架構,力求打破權力壟斷。

#朱凱廸 #朱凱廸當選 #新西20號 #朱凱廸VS何君堯 #冤家路窄 #何君堯怒斥朱凱廸然後發現朱凱廸講得啱 #反對官商鄉黑勾結 #不要西環治新界 #不要讓新界成為北京治港藍圖的後花園 #鄉委會直選#改革鄉議局 #踢走西環契仔 #假開明真西環契仔#票投朱凱廸 #VoteForEddie #NumberTwent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