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 【朱凱廸與姚松炎交代會面內容及回應記者提問】

會面進行了一個半小時,期間主要就橫洲發展問題進行討論,當中有關「摸底」的問題與局方曾進行激辯。

廸:第一點,我們要求交出由12年開始做的可能性研究報告,政府指刪去敏感資料後就會公開,但因為需時。我們建議今日之內先交出所有報告的封面、目錄及研究範圍,張局長已應承今日內交出。

二、13年房署及局方在「摸底」工作。張指「摸底」是政府向來的做法,對象包括鄉事委員會及區議會。我們要求局方公開就橫洲發展的「摸底」名單,2014年已經只剩4000個單位的計劃在交上區議會前的討論都必須公開。

我們追問有關「摸底」的會面紀錄,但局方指一向沒有紀錄。我們在席上提出抗議,認為政治已經將「摸底」當成諮詢,自選對象又同時只向有權有勢的人入手。過去大家已經看到,不論是菜園村、新界東北到今日的橫洲,如政府只向權勢人士商討,只會忽視了弱勢需要,最終只會產生對權勢有利的發展方案。

為何橫洲發展一事並無公眾諮詢?我們不滿意局方的回應。局方指, 橫洲公屋發展一直維持在「萬多個」,而一般「萬多個」的發展計劃只會進行「摸底」、向鄉事委員會諮詢意見及如元朗南發展一般的第三階段諮詢。局方都指出,橫洲公屋發展比一般公屋發展的規劃更大,但我們問為何不作公眾諮詢呢?局方已無法回應。我們認為,一個涉及5萬多人的居住項目、工業區擴展的項目也不作公眾諮詢,我們認為十分不當。

另有一事,我們認為政治也無法提供答案的。政府指現時分三階段進行橫洲計劃,「先易後難」,所謂「易」就是在綠化地中進行,逼遷當地非原居民。我們指出,當政府提出在綠化地帶的第一階段發展時,旁邊由地產商持入的綠化帶就立即被地產商申請作住宅發展。為何同樣是綠化地帶,政府同樣有收地的權力,但為何不是在地產商持有的土地上發展公屋?而是選擇逼遷百多戶非原居民?究竟政府所指的「易」是什麼呢?

房署職員指,政府會參考內部的顧問報告,而不會考慮土地持有人的問題。政府指,他們在事件上並無向地產商「摸底」,但政治又不交代,甚至沒有紀錄與屏山鄉事委員會「摸底」的內容,而他們的意見也可以代表了地產商的意見。

這種不透明的「摸底」,過程中政府是否與鄉事、財團是否進行過溝通?政府的回應無法釋除疑慮的。

三、現時橫洲涉及很多佔用官地的情況,地政署指當中的1.2公頃會租給佔有人。我們希望政府可交代租用人的背景及用途,我們也提出政府是否會追回過去佔用官地的租金,但政府只指會保留收回租金的權力,但沒有提出實際執行方法。

四、如政府一直與鄉事「摸底」,但又為何多年來不與被逼遷的居民會面呢?我們要求張局長在短期內到橫洲與被逼遷的居民會面,無奈地張局張並沒有回應。

姚:政府已確認有非法霸佔官地的情況,政府指在今年4月已有大規劃的執法行動,我要求政府提供地圖,講述地帶中那一塊土地是官地已經執管、未執管的、會批出短期租約的,三種顏色的地圖,向公眾解釋現時橫洲的官地狀況。我提出在三個月之內,與政府到場巡查,了解為何明明是非法霸佔但今日竟然批出租約。我們期待政府的回應和行動。

另一個討論,就是薄扶林置富山谷發展。我們在會上提出成立工作小組,就香港所有綠化帶的規劃原則。但政府回應指,相關要求要等待我們兩位正式就任後才開始,透過立會成立。就民間的改劃申請,我們認為要申請有古績、生態地區成為首個古績及生態保育公園。

最後,我們都提出有關華富邨的重建計劃,要求房署盡快公開顧問報告,讓我們了解房署是基於什麼原則,可將綠化帶及郊野公園斬斷,破壞生態及古績的計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