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地政疑隱瞞登記資料 強拆元朗63年寮屋老舖

pic133

廸按:元朗炮仗坊老店被元朗地政處逼遷,《蘋果日報》早前已有報導。地政一直指檔主吳先生的毛巾店沒有寮屋登記,是非法佔用官地,並指寫在店裏的寮屋號碼,只是抄自元朗另一間已拆卸寮屋,還以當年地圖為證。

最新消息是,原來地政「講啲唔講啲」,只講有助自己收地拆舖的部分。他們手上的寮屋登記,除了地圖,還包括手寫登記表格,兩者所列資訊「並不一致」,但地政一直沒有向吳先生和立法會議員披露。

登記表格上列明,169號寮屋是「福亭街南記」,即吳先生兩代經營的店。吳先生持有自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今的商業登記資料,證明一家持續在炮仗坊(舊稱福亭街)經營幾十年。吳先生明天會到立法會申訴部求助,要求地政處停止清拆行動。詳情可以看今日蘋網的報導。

以下是元朗戰友wing整理吳先生(華哥)兩代人在元朗經營小生意的經歷,希望大家了解更多:

50年代時,福亭街南記是一間籐器舖,小時侯還年幼不懂事,華哥對店舖運作也不甚瞭解,只知父親用不知從那收集來的籐皮,一手穿織成籐椅和籐蓆等各款籐器。華哥指著相中得戚坐著的黃毛小子,笑說那時坐著的就是老爸一手織成的椅子,旁邊那大石頭是老父當年在附近工地撿回來當地主公拜的,現在還在路口放著。還記得當年人煙稀少,隨處可見牛隻走經;現在樓房佇立之處,當年也還是一大片的西洋菜田。

老父在世時常說這些手工根本不能糊口,也沒刻意傳承,他過身後這門手藝便告失傳,70年代,籐器傢俱也逐漸式微,華哥的母親就得經營另一門生意。其時元朗人流開始興旺,華哥的母親認為玩具生意可造,開始著手轉營。70年代初,還未有俗稱「行街」的經紀作為購貨渠道,要入貨就得專程搭車到九龍,現在出九龍當然並非難事,但當年交通遠不如現在便利,要到九龍可要熬幾個小時的非空調「熱狗巴士」出去,憶起當年要憋著不能去廁所的滋味,現在真是額手稱慶。生活雖不容易,但玩具總算養活了華哥一家,更由此譜出與華嫂的一段情緣。

店舖附近的舊墟公園是從前臨時街市的地址,擺賣紅豆冰、炸大腸、串燒等小食,熱鬧非常,人稱「為食街」,據說老一輩的元朗人現在仍以此名稱呼炮仗坊一帶。當年華嫂住在元朗新區那邊,閒時會跟家人推木頭車仔到臨時街市擺檔,也就時不時來這邊蹓躂,一次碰巧帶堂妹去南記買玩具,就是這樣認識了華哥。華嫂回想當時情景,說當下心頭已湧上一股第六感覺得「糟了,今生是跟定了他了」,她甜笑說「也不知道是為甚麼,興許是覺得他為人老實吧。」

於是,華哥一家的生活就圍繞著玩具舖展開,華哥的家姐從店舖出嫁,華哥娶老婆進門,一家人在舖內麻雀耍樂,小孩出生後把玩鋪內的玩具— 一切皆有玩具舖的痕跡存在。問到以前的玩具有些甚麼,華嫂笑說當然沒有時下的那麼精緻,但一數也滔滔不絕「有西瓜波啦、鐵皮車、上鏈青蛙、扑扑鎚」,說到眉飛色舞,華叔也加入「還有竹蜻蜓、波子、踢毽等小玩意」,華嫂補充「以前的毽是用報紙造的,質感較柔軟,而家膠造那些硬邦邦的,不好踢。」不過時代巨輪一轉,手機電子遊戲機當道,實體玩具不再風行,今天莫說是舊式紙底的毽子,毽子、竹蜻蜓等各款實體玩具也買少見少。

千禧年代來臨時,正是預見今天實體玩具沒落的趨勢,店舖再一次面對轉營的抉擇。一翻商討後,華哥一家最後決定轉為賣毛巾,雖然利潤不高,但作為每人都會用到的生活必需品,也不愁沒生意,是不致虧本,也不期賺大錢的打算,貫徹其老實的性格。這毛巾一賣就十多年直到今日,現在舖內有各式大中小毛巾,沖涼的抹身的墊梳化的各有不同,街坊來買毛巾,華嫂認真地介紹「抹地的普通的便宜的也可,但抹身的就要揀索水好的毛巾才好用,咪街邊檔的廿七吋闊五十幾吋長浴巾賣廿靚三十蚊話索水你都唔好信啦」—小小一條毛巾也有大學問。店內還兼賣有內褲,被單等家居用品,盡是踏實的生活用品。知悉老店面臨結業,街坊都問:「我成日同你買呢D// 咁你搬去邊?…….」

提到收舖,華嫂講已過身的奶奶之前在舖內的生活點滴….,現在還歷歷在目,小孩也會時不時提起。她語帶哽咽道,現在臉上尚能擠出笑容,但其實十分擔心傍惶,這麼多年來的生活軌跡都在此,到收地那天被迫切割,不知自己情緒會如何爆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