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 【5/11 #CHDLive 第一節】

內容:民間回應釋放法的分歧、認真香港法治及基本法的根本缺陷、回應譚允芝
______________
– 現時民間回應釋法爭義不一。主流包括政黨、媒體主要以「守護/捍衛法治」反對釋法;也有人認為釋法應盡量避免,但如《基本法》條文欠清晰,北京作解釋也非壞事,可理解;也有人認為釋法是機會反映北京的真面目,卻沒有把握、能力應付釋法帶來的後果和局面。

– 朱凱廸希望提出第四種觀點,就是從根本面對、認識《基本法》的缺陷,並重思香港「法治」的意思,正視《基本法》才是釋法的核心。《基本法》早已例明158及159條,人大掌握《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及修改權,因此今日面對「憲政危機」其實源於沒有民意基礎、由北京控制的《基本法》。我們可以司法覆核《基本法》,而人大可以釋法凌駕,但我們卻無法覆核人大釋法。簡言之,《基本法》就是「憲政危機」,香港隨時面臨北京侵犯。

– 沒有民主,香港的法治只能算上是「類法治」,這是包致金大法官在2015年所說的。當我們,甚至民主派以「捍衛法治」為應對是次釋法的指向時,其實我們正逃避《基本法》其實不能保障法治,甚至是阻礙香港建立真正法治的事實。因此,民主是法治的前提,而《基本法》正是限制香港民主、法治發展,我們必須面對,並主張修改《基本法》等方向,而非空談「捍衛法治」。

– 「捍衛」是保護原有的事物,但我們必須明白,真正的「法治」從來未實現。今日所「捍衛」的,只是在北京暫時沒有干預的情況之下,久而殘存的「法治」,而我們明知釋法隨時會來。因此,我們是要「爭取法治」,而非「捍衛」,並同時爭取民主作為法治的基礎。

– 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言論,是一種奴隸式的「法治」觀念。如本地制度有法可依,為何仍然認為需要人大作解釋?

– 面對公會主席的言論,朱凱廸希望法律界可挺身反對,提出觀點,同時思考如何更進一步,與市民一起應付是次釋法,不只是「黑衣遊行」。再者,法律界應回應《基本法》作為阻礙法治建立的核心問題,也就是香港民主發展的問題。

– 朱凱廸希望民主派不要誤導市民了解真相:釋法不是「法律上有沒有需要」的問題,也不是「政府或法院或人大是否正確地依照158條作出釋法」的法律程序問題,而是絕不能接受的政治問題!我們要回應的、解釋的,是《基本法》容許北京隨意干預,破壞香港民主、自主和法治的政治問題。未來的民主運動,也應由修改《基本法》,甚至民間重訂憲法作為方向,不再逃避現實,不再死守《基本法》框,不再自欺欺人以為「法治」真的存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