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買街市】 Part 3

【鄒崇銘:社區自治】
(00:00-04:53)
-若房署不準在公共空間涉及現金交易,可考慮轉用電子社區貨幣
-社區自治:我們奪回自己的地方,可以自行決定社區內的交易

【朱凱廸:重奪屋邨可能】
-總結鄒崇銘:三個可行方向
(1)回購街市(整個/局部回購?):物業實際未必值「市價」,例如領展聲稱安蔭邨的出租率達92%但事實並非如此。
(2)屋邨公共空間起街市、搞市集
(3)成立民主互助基金/合作社:以民主模式管理,爭取穩定回報

-短期工作:
(1)先在不同屋邨內聚人
在屋邨內找到50至100人同樣察覺到問題並想要作出改變,再一起商討對自已邨內有利的方法
(2)實地考察
邨內居民可以查證領展準備拆售商場所提供的數據(出租率、回報)是否真確,拆穿報稱數字的水分

【運頭塘互助支援組發起人 Molly :如何面對領展拆售?】
(12:02 開始)

-背景:領展早前出售大埔運頭塘商場予駿昇投資有限公司,隨即發律師信要求六間老店(包括文具店、髮型屋、玩具店和眼鏡舖等服務居民的店舖)在半年內離開,即使原本租約未滿亦不用向店主賠償。支援組早前收集了5200個街坊簽名,要求新業主駿昇保留六間老店,但駿昇反而要求店舖以高7成的租金遷去另一商場。

-議題一直缺乏關注令悲劇不停重演(華貴邨、運頭塘邨等):被拆售後原本店舖都被趕走

-拆售的商場價高者得,不會考慮業主能否妥善管理商場;而商場劃一租金令店舖種類單一,賣日常用品的小店難以生存

-希望居民及早反對拆售,事後難以阻止:居民的參與很重要,要首先讓居民意識問題,再團結力量反對

【街坊討論:總結整理】
(20:48開始)
(1)投資回本期:回購商場幾時可以回本?
姚松炎:每年估計租金收入3600萬,假設沒任何增長,投資五億的回本期便是16年。

(2)未來可以點做?點樣可以令更多人意識到問題?
石圍角街坊:石圍角街市是十室九空,加租加到商戶走光一直空缺,賣這個高價是呃人的。石圍角多老人家,但很多年輕人也因外面貴租而回流中,只是未開始關心社區問題,令人感到焦急心痛。幾時回本,就算過十年我也不介意,因為這是留給下一代、社會的綠洲。

朱凱廸:重奪屋邨空間可能--
1.在屋邨公共空間設立新市集、街市
挑戰領展壟斷-房委會向領展提供埋售後服務,用公帑聯同警察幫手打壓居民市集。
2.挑戰領展營運數據 e.g. 租金水平、出租率
3.集合力量(人數)與領展/新買家談判 e.g. 押後截標日期
4.集資參與投標
但所有的可能性首先都要在屋邨入有一定數量的人關心問題。

崇銘:房委會仍有責任照顧居民生活,沒有可能甩身。
長遠更治本的方式,亦未必是將焦點放在現有的商場,反而可在領展範圍外搞居民自己的墟市、小店。

運頭塘支援組molly:開頭搞時居民會認為我們搞事,但後來因居民身份漸漸獲得其他居民信任,一個月來收集到5000個居民簽名。第一步真的需要自己屋邨的邨民能站出來,鼓勵大家走出來,事情不是想像中困難。

(3)街坊分享自己屋邨情況
粉嶺八十後街坊:領展的商場全部是讓大財團做,連車位都賣埋,而行過很多地產鋪也發現租金很貴,上水粉嶺的小店鋪根本不能生存。

青衣長康街坊:是五邨中其中一條被賣豬仔屋邨的居民。見證屋邨商場輝煌時期,唔記得買鹽可即刻仆返落去買。今次事件令自己開始去想為何街市會變豬頭骨,其實只是因為街市賺不夠,所以要賣出去,而不顧居民很需要這個街市。居民很無力,敢怒不敢言,但開始講這個問題,其實沒有人想去老遠買餸,問題是我們如何有能量團結起來,其望其他區的居民也能開始關心自己的屋邨街市。

住葵芳私樓街坊:相信領展會陸續變賣,希望大家能聚集力量,令全港的街市能不被領匯滅殺,能有更大空間發展。

姚:每一個場都受不同契諾約束,例如只有一個場可拆售停車場,以致回報率各有不同。如果停車場可拆售,將來便可能不用租給本邨居民,大家也可留意這點。

朱凱廸:除了爭回領展商場,我們也可爭回經濟自主,發行自己的貨幣。英國已有地區用自己的貨幣出糧,例如我們也可以發行在葵青區用的貨幣,這樣錢便可以留在社區。

如我們的生活是被綁手綁腳,生活便無民主可言,民主應由社區出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