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立法會會議:對下任特首有咩期望?不如問問對自己的期望!】

pic194

昨天我有機會與一班學生交流,他們都提及對下任特首的期望。

我的答案其實十分簡單:無論是你、你的父母都無法投票,無法提名屬意的參選人,所以當你說要期望一個無法選出的特首時,倒不如問問對自己的期望。

剛才數位議員都提及,香港市民對很多議題都感到十分不滿。我們需要明白,特別在97之後,香港問題的根源就是北京的管治策略。北京要壟斷政治權力,同時也容許財閥、地主壟斷經濟權力。這個政治及資本的雙重壟斷,一直由97開始延續至今,令我們看到今日的問題。香港人的政治權力一直無法伸張,同時也無法從經濟、社會不正義中掙脫,被困於政治、經濟壟斷兩個主軸的格局當中。

我作為民主派的一員,民主派議員、選委,其實在特首選舉的過程中,我們要想清楚自己的任務。由97開始,民主派有雙重任務,一就是在「被逼少數」的情況下,盡力監察政府,二就是要想方法令香港人可擺脫北京及財閥對政治及經濟方面的雙重壟斷。無論任何情況,我們都要想方法令香港人有更大的力量,讓我們一起在不公義的制度當中改變遊戲規則。

我最近聽到不少民主派選委、議員,對於他們會否在特首選舉之中,能否決斷地拒絕支持立場較溫和的建制派這一點,我感到十分擔心。為什麼擔心呢?縱觀過去十多年,我們很清楚北京對港的政策就是「一張一弛」,在董建華年代強硬,到曾蔭權時就放你一放。當北京放你一放之際,稍一不慎就在2010年時通過政改方案。梁振英屬於強硬的時期,而強硬過後,若北京又如大家所願推出較溫和的候選人,大家又真的投票支持這個候選人,恐怕香港的民主運動不但不會在體制內、外成長,更會將我們推向一個比2010年更嚴峻的境地。因為我相信若有一個溫和建制派的特首出現,並與大部分民主派之間存在協議,結果只會是「假普選」的落實、23條更容易立法。

最後,只要民主派放鬆自身對民主的原則,我們將會失去任何政治上的位置。我希望各位民主派議員能謹記這一點。
______________
Youtube 頻道:http://goo.gl/JtEXoR
網站:https://chuhoidick.hk/
Instagram:chuhoidick
Twitter:chuhoidick
Telegram 頻道:https://telegram.me/chu_hoi_dic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