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遠減碳救地球 唔洗買中國電嘅】

在世界各國積極減碳以減緩氣候變化之際,政府終於在今年六月開展長遠減碳策略「公眾活動」,諮詢公眾意見,聽日截止。當中最具爭議一項就是為了增加可再生能源而要向大陸買電,先不論大陸的電到底會可以有幾乾淨,要長遠減碳就要幾條腿走路,我和團隊提出以下的意見:

◆減排目標過低,應重新調整向各先進城市看齊◆
現時政府訂定的目標在2030年把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65% 至70%,以及人均碳排放減少至3.3至3.8公噸,絕對減幅為26-36%。然而,這個目標跟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在2018年10月發出的特別報告,強調必須將氣溫上升幅度維持在工業革命前水平的攝氏1.5度以內才可減緩全球暖化所帶來的災害。政府應重訂2030年將碳強度減少65%~70%的減排目標,調至2030年將絕對碳排量減少50%,制訂具體而進取使用可再生能源佔總發電量比例的目標。除了開源,亦要節流,減少全港的用電量,改善建築更換節能電器以增加能源效益。而計算人均碳排放時不應只以生產為基準(production-based emission per capita),更應以消費為基準(consumption-based),包括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這樣才是對全球減排作出貢獻。

◆資料不全,應從根本研究出發◆
香港沒有一個詳盡而透明的溫室氣體排放資料庫,研究者沒有掌握到各種環境、能源與不同產業的社會經濟、排放系數和參數等,無法估計各種行業的排放量。現在的主要分類為電力、運輸、廢物及其他,籠統的講減排就會忽略了各行業如金融業、酒店業、運輸業、建築業等對的需求,令排碳政策變得不切實際。政府應收集各行業和區域發電能源資料,作出整合計算和定期公布有關數字,以制訂適切政策。另外,政府提出「更緊密的區域合作增加燃料組合中零碳能源的比例」建議,輸入中國大陸的可再生能源。但現在香港從大亞灣核電廠的電有專線輸入,未來要從中國大陸購電又要確保是可再生能源,則需要一個高透明度的供電網絡,是否可以合作仍是言之尚早。

◆建議有欠進取,應訂立氣候變遷法◆
整份文件建議多為一些個人或企業的行為,欠缺法制基礎和整全政策。訂立氣候變遷法作為長期發展規劃的依據,使之成為其他相關法例的規範,設立跨部門工作小組針對如水、土地資源運用、能源供給、公共健康及衛生、生物多樣性、防災設施等不同範疇制定綜合政策。參考如台灣的《電業法》修訂,確保可再生能源先行,提供穩定電力穩定供應之餘,又有多元供給、公平使用、自由選擇。在運輸方面,除制止私家車數目高速增長,也可由規劃著手,在各區劃出行人和單車專用區域。

◆缺乏社區支援,應協助基層市民應對氣候變化◆
面對氣候變化帶來的極端天氣,基層弱勢人士更加脆弱而難以適應,除了行業和個人的層面減碳,亦應制訂專門社區應對策略及增撥資源。財務方面應研究徵收累進「碳稅」,除可協助香港全面轉型為零碳智慧城市,稅收可協助相對其他階層更加脆弱的貧窮和弱勢人士應對氣候變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